軍校人"朋友圈"里的"溫度",給這個寒冬帶來了一抹暖陽

來源: 解放軍報作者: 陽恒 王麗軍責任編輯:李晶2020-02-11

“朋友圈”里的“溫度”

■陽恒 王麗軍

張博(右一)在基地的“四張王牌”頒獎現場。 圖片由本文作者提供

張引發(右一)在30歲“政治生日”上重溫入黨誓詞。圖片由本文作者提供

轉改文職人員帶著家人光榮走過紅地毯。圖片由本文作者提供

基地營院建設的新地標——“號令”雕塑。圖片由本文作者提供

家人精心為劉喆定做的蛋糕。圖片由本文作者提供

情懷的溫度

基地位于秦嶺山脈的終南山下,是金庸小說中神雕俠侶笑傲江湖的地方。可現實中,這里沒有武俠英雄,也沒有刀光劍影。工作、生活在這里的,是一群有擔當、有情懷的熱血軍人。

去年12月,基地公眾號上的一篇網文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在基地官兵的朋友圈里刷屏。幾百字的詩詞、十余張圖片,卻戳中了大家的淚點,短短一個小時就被瀏覽兩萬余次,評論近百條。

網文的“主角”是基地新近修建的“號令”雕塑、圖書館及辦公樓等各個特色地標的美麗夜景,并配有原創詩詞《有這樣一種情懷》,用樸實的話語把官兵們對母校的愛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
在留言區,詩詞中“我們沒有生于斯,卻長于斯、奮斗于斯”這句話出鏡率最高,成為各個時代畢業學員和教職員工的共同心聲。

老教授鄧大鵬對此感觸頗深。他1985年來校報道時,學校“一無所有”,稱得上是“窮鄉僻壤”。“吃飯外面蹲,磚頭當板凳,睡覺擠通鋪,床板當桌椅。”這句當年的順口溜至今仍讓他難以忘懷。

但難能可貴的是,那時像鄧大鵬一樣的許多年輕教員都堅持了下來,每天忙教學、忙科研,每個人都如陀螺一樣轉個不停。

一晃幾十年過去了,基地3次易名,編制體制幾經調整。鄧大鵬也從“小鄧”變成了“老鄧”,算上妻子、女兒和女婿,目前他們一家四口都活躍在學校講臺上。用鄧大鵬的話來說,這就是一種情懷的傳承。

看到微信群里熱火朝天地評選著“最暖朋友圈”,鄧大鵬把“號令”雕塑的圖片發到群里,并附言:“新時代,新地標,號令寄寓沖鋒,正是我們自強不息精神的最好展示……”

初心的溫度

56歲的教授張引發推選的是一個“奇怪”的朋友圈微信:祝自己30歲生日快樂!

圖片中,張引發手捧蛋糕,胸口別著黨徽,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。

原來,這是去年基地黨委結合主題黨日為張引發過的一次特殊“政治生日”,祝賀他入黨30周年。

什么是“初心”?張引發不止一次地問過自己。1989年,碩士畢業分配至學校的他,沒有去搞當時學校的王牌專業,而是直奔最冷門的光纖通信。他說,學術研究就是要走前人沒有走過的路。也就是在同一年,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
“我愿把黨和國家教給我的知識貢獻給我們的國家、我們的軍隊;我愿為國防建設貢獻青春,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一生。”回想起那天重溫著30年前自己親筆寫的入黨誓詞,張引發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淚眼婆娑。

生活不能沒有儀式感。同樣是莊嚴的儀式,某大隊參謀曹文棟則是領著家屬光榮地走了一次“紅地毯”,并在朋友圈里記錄下了這個激動時刻。

去年國慶節前,基地專門為23名轉改文職人員舉辦了一場宣誓儀式。

當天,曹文棟手捧鮮花,走在紅地毯上,兩旁都是掌聲和微笑。身旁的妻兒緊緊拉著他的衣袖,臉上滿是幸福與自豪。

宣誓臺上,曹文棟淚灑衣襟。雖然身上的“橄欖綠”變成了“孔雀藍”,但他知道自己對軍隊事業的初心還將延續。

儀式結束后,曹文棟發了一個朋友圈,4張圖片,加上一句淳樸的話:這10年沒有白干,被這氛圍感動了。有人“跟帖”評論:走得有儀式感,改得有榮譽感,留得更有責任感。

奉獻的溫度

“不計報酬,無論生死”,這是在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患者的救治工作中,出現在很多醫務人員申請書里的8個字,令人淚目,頓生敬佩之情。

而在基地官兵的朋友圈里,也有“3份申請書”的故事成了大家津津樂道的話題,被推選為“最暖朋友圈”。

那是在年終表彰獎勵階段,某教研室主任張旭濤相繼完成了幾項重大任務和課題,基地要給他立三等功。可他堅持要把機會讓給教研室的年輕同志,還專程跑到機關說:“任務可以給我,榮譽還是給年輕人吧。”

同樣的場景,機關也在上演。訓練處參謀楊剛突然遞交給處長韓少華一份申請書。在申請書里,楊剛主動放棄立功機會,請求把這個名額分給教研一線單位。

對于楊剛的工作能力和業績,大家有目共睹、有口皆碑。把他確定為擬立功對象,是支部研究確定的,他怎么突然申請放棄了?

原來,楊剛了解到今年大項任務多、立功名額少。雖然作為軍人對榮譽都有著天生的渴望,但他認為教研一線和基層單位的同事比他更需要這份榮譽。于是,他就寫下了這份申請書。

無獨有偶,機關部門的另外兩個擬立功對象也在同一時間向組織遞交了申請書,主動要求把立功機會讓出來。

“3份申請書”的故事在朋友圈里迅速擴散開來。他們甘居幕后、無私奉獻的精神令人心生感動,成為點燃基地官兵奮斗熱情的新“火種”。

家庭的溫度

翻閱著自己過往一年發的朋友圈,一篇配有女兒作文截圖的貼文竟讓保障處副處長趙宏磊濕了眼眶。

思緒拉回到去年10月份。

墻上的時鐘指向19點,辦公桌前的趙宏磊仍在忙碌。自從基地承擔了大學某項試點任務后,晚上加班成為常態,他已有許久沒回家。

突然,桌上的手機響了,顯示是妻子的電話。接通后,電話那頭卻是女兒甜甜的聲音:“爸爸,你什么時候回家啊?我寫了一篇作文,想念給你聽。”

眼睛盯著電腦屏幕的趙宏磊注意力都在文稿上,沒多想就順口答應下來。女兒的作文題目叫作《我最喜愛的玩具》,描寫的是趙宏磊送給她的生日禮物——“小豬燈”。

100多字的作文,女兒讀得很認真,也很慢。電話這頭的趙宏磊卻逐漸模糊了雙眼,當他聽到“我爸爸是軍人,經常不能回家,‘小豬燈’也能給我帶來爸爸對我的愛”這句話時,再也抑制不住眼淚。

事后,趙宏磊讓妻子把女兒的作文拍成兩張圖片發給他,并發到了朋友圈里。

沒想到,這條簡單的信息瞬間在朋友圈火了。評論區里,點贊和留言源源不斷。有同事評論說,家人真是最堅強的后盾,他們才是寒冬里的暖陽。

與趙宏磊一樣心生感動的,還有教學保障中心教員劉喆。他的朋友圈里,留言最多的一張圖片是一個蛋糕,蛋糕上方寫著:“Ada爹,辛苦了,我們一直是你的后盾”,下方寫著五個字:“向軍人敬禮”。

這是妻子給劉喆的一個驚喜。

那段時間的劉喆經常加班,時常熬通宵。妻子怕他晚上餓肚子,特意定做了一個蛋糕托同事帶到單位。凌晨時分,當見到辦公桌上蛋糕的第一眼,劉喆沒控制住情緒,淚奔了。平復心情后,他鄭重地給蛋糕拍了十幾張照片,選擇了最好看的一張發到了朋友圈,并配了一句話:“來自家庭愛的問候”。

翻閱到這條微信時,劉喆忽然想起近日看到的一則感人故事。那是陸軍軍醫大學支援武漢醫療隊的一名24歲戰友,奮戰在抗擊疫情的最前線,臉上被口罩壓出了水泡和血印,卻對記者提出一個要求:名字不能播,怕母親看見會擔心。

劉喆把這個故事轉發到同事群里,大家看后既心疼又感動,認為這詮釋的正是新時代軍校人的擔當與情懷。其中,一位同事的留言說出了大家的心聲:“我們所有軍校人都是一家人,無論誰沖鋒在前,后方定會全力支撐,盼望戰友平安歸來。”

新時代的軍校人,朋友圈里有滿滿的正能量。相信新的一年,軍校人的朋友圈里,會有更多的暖心故事……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顶牛dde